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
本鄉原住民

族群

:::

布農族的八部合音

布農族的合音,在民族音樂學上可說是世界民歌寶庫之一,在他們長期虔誠淳樸的歌唱中,發展了令人驚異的複音或和聲的合唱技巧,也就是蜚聲國際目前全世界音樂史上最特殊的布農族八部合音歌唱pasibutbut(巴西布布的、祈禱小米豐收歌)。

  布農族著名的小米祈禱豐收歌,是在自然無修飾,莊嚴、敬神和諧的音樂中完成祭儀。每一個人個譜曲必須建立在和諧團隊的基礎上。

  布農族人喜歡大家一起唱歌,他們獨特的群體性歌唱方式,產生了無與倫比的多音性音樂(poly-phony)。布農族的合音唱法舉世聞名,這種複雜而罕見的音樂現象,是世界級的重要文化資產,同時也是人類群性特質的極致表現。聆賞布農族的樂舞,將使您真切地體任「人文的自然的美」。

  布農族人具有非常卓越的合音感,此種能力或者就是他們音樂特質之所以形成的一個基礎。布農族的多音性(poly-phony)合音,就現象而言,是一種人類的行為表現方式,這種唱法很明顯地表示了人際關係的某種秩序。和諧的聲音意味和諧的人際關係,因為如果人際關係沒有達到這種融洽的默契,則音樂必然無法呈現出某種有秩序的規則。

一、祈禱小米豐收歌的來源傳說:

  從前,有一個人走到森林裡,走著走著,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座山上。山頂是一片松樹林,周圍地上不長雜花草樹等。那個人累了,就做在松樹底下休息,忽然聽到一生清脆悅耳的聲音,使他感到一陣輕靈和一種神聖的召喚,他凝神靜聽,仔細尋著聲音的方向,尋找聲音發「聲」的來源,原來是松樹被風吹拂的「咻咻」聲,他被這聲音吸引著,佇足良久才猛然清醒過來。

  他發現風大的時候,松木就會發出響亮的聲音;風小的時候,就發出清脆的聲音。松木依著風吹拂的大小,發生千變萬化的聲響。那個人又走到竹林,聽竹林被風吹拂的聲音也很響亮。有時候竹子被風吹拂的東倒西歪的,竹子和竹子間互相碰擊,也發出動聽的聲響。

  那個在山頂上和竹林裡,待了一段很長的時間,他仔細傾聽松樹和竹林被風吹拂的嘯聲,他在那裡不斷地揣摩,和著嘯聲的高低長短音呼嘯,結果他發明的pasibutbut(祈禱小米豐收歌)八部合音歌唱。

  布農族人每次有重大慶典時,都有演唱這首「巴西布布的」,用優美的和聲,以天韻祈上天賜豐年。

  布農族的八部合音「祈禱小米豐收歌」pasi-but-but(巴西布布的)不管是山林裡的自然唱和生、蜜蜂的嗡嗡聲、小鳥的振翅聲以及瀑布聲等,布農族人都認為這是一種祝福的樂聲,這種把大地的聲響都當成是一種生命的禮物的態度,讓布農族的八部合音突破了人們對音域的界定。

  在精神內涵方面,布農族的傳統生活種,小米(粟),是他們賴以維生的主要作物,甘薯、玉米等雜糧為副食,因此有關的粟作祭儀也就非常多;根據統計,其舉行祭儀時間最少五十天,幾乎占了一年的七分之一。「巴西布布的」pasi-but-but(祈禱小米豐收歌)是粟作祭儀中非常重要的一首歌,因為這首歌的好壞與否,族人們認為將直接與那年小米的收成的豐歉有關,因此,從開始到結束,從參與者到演唱方式,這首歌都是在非常嚴肅且禁忌下的情況下完成的。

  參加「巴西布布的」pasi-but-but人數通常是八到十二人等,但必須要維持偶數,最少必須湊足六人。至於演唱的時間不拘,主要仍視團體的默契、熟練度及領唱者、演唱者當時的情況而定。布農族人的和聲唱法是以三度、五度及八度音程層層相疊,可以到達八度。

  「巴西布布的」pasi-but-but對以小米為主食的布農族而言,是一個既聖潔又莊嚴的祭歌。這首歌只有男子才能參家演唱,而且參加此項演唱的男子,必須是這一年最聖潔的男子才可以參加,並且必須是成年男子;他必須是過去一年中家中無不幸事故,未患疾病、出草順利的「聖潔」男子。